乡村振兴看一线 | 农村创业主体呈现多元化 产业业态丰富80%以上是一二三产业融合项目

2021-12-30 17:29:46 文章来源:网络

**网消息: 农业农村部昨天(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农村就业创业取得新进展,返乡、入乡创业人员今年已经达到1120万人,比2020年底增长110万人。

农业农村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年,农村创业主体呈现多元化,农民工、大**、退役军人、科技人员等成为返乡入乡创业主力。同时,产业业态越来越丰富,80%以上是一二三产业融合项目。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今年,农村创业主体持续发挥农业农村产业发展和文化**作用,46%的主体从事现代规模种**业,24.3%的主体从事乡土特色种**业,10.5%的主体从事农产品加工流通业,6.9%的主体从事休闲农业和文化创意产业。

来源:**网

近日来,“高瓴资本入**光伏硅料龙头保利协鑫能源,押宝颗粒硅新赛道”的消息不胫而走。颗粒硅是什么?为何引来资本市场高度关注?这一事件属实的话,对光伏产业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有资金进入,对光伏行业当然是好事,但需要警惕所谓的替代概念。”专家提醒,“从目前来看,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可作为光伏硅料的重要补充,但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仍会占主导。”

硅烷流化** vs 改良西门子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故事,特别是电子信息行业技术路线的故事。正如平板显示OLED vs液晶、自动驾驶激光vs毫米波、动力电池磷酸铁锂vs三元锂一样,光伏硅料也上演着硅烷流化**法vs改良西门子法。

光伏产业链并不复杂,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应用系统是产业链上的五大环节。其中,**上游的硅料环节研发和制造门槛高,需要投入的资金大,价格和质量决定着光伏发电的成本和效率,所以业界一度有着“拥硅为王”的说法。

硅料的制备由**国杜邦公司在1865年拉开序幕,随后各国化工巨头不断研发出新的生产工艺,其中德国瓦克公司在西门子公司基础上形成的工艺为当今硅料企业的主要制备工艺。我国光伏硅料企业经过多年努力,不断研发创新改良西门子法工艺,不仅摆脱了进口依赖,而且硅料产量已经连续10年位居全球首位。

必须强调的是,光伏产品在全生命周期的发电量远远大于生产制造过程中的耗电量。但是高能耗问题却实实在在影响着光伏发电的价格和大规模应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硅料龙头企业纷纷在西部地区布局生产基地,以追求更为低廉的电价。

这时候就需要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出场了。和改良西门子法相比,硅烷流化**法在电耗方面有较大优势。在改良西门子法诞生的上世纪60年代,国际化工巨头们就开始探索用硅烷流化**法生产颗粒硅,但一直未能在大规模生产上取得突破**进展。杜邦公司和德州仪器公司在多次尝试失败后选择了放弃,德国瓦克公司时任总裁兼CEO鲁道夫·施陶迪格曾于2014年在慕尼黑总部向《**电子报》记者透露,该公司在多年研发后颗粒硅产量仍在500吨左右徘徊。而瓦克公司该年度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产量超过了5万吨。

国内企业对硅烷流化**法生产颗粒硅的追求也从未停止,即便是在**黑暗的日子。在2011-2012年硅料价格快速下跌和国际倾销的双重打击下,2013年我国超过85%的硅料企业停产,整个产业的产能利用率不到30%。2013年上半年全国2.8万吨的产量中,保利协鑫旗下的江苏中能贡献了2.2万吨。在苦苦支撑的同时,江苏中能还带来了一个令业界振奋的消息,利用硅烷流化**法顺利产出了高品质颗粒硅产品。

2014年,保利协鑫开始试生产,并计划了2.5万吨的产能,但这个“小目标”却花了8年时间才实现。期间的跌宕起伏不再赘述,今年2月,保利协鑫颗粒硅有效产能终于达到1万吨。而从1万吨到3万吨,只花了9个月。11月10日,该公司硅烷流化**法颗粒硅2万吨产能正式投产,实测综合电耗可降至15千瓦时/千克。

目前,保利协鑫已宣布的颗粒硅规划总产能已超过50万吨/年。其已与双良节能、隆基**份、中环**份、晶澳科技、上机数控等多家头部光伏企业签署数个百亿元级别**含颗粒硅的硅料采购长单,手握订单超过70万吨。

高瓴的算盘

资本的嗅觉是**敏锐的。12月22日傍晚,保利协鑫能源通过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新**配售事项已于12月22日完成,合计配售约20.37亿****份,所得款项净额约为49.94亿港元。其中超过90%的部分都将用于内蒙古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及配套硅粉项目、江苏中能硅烷流化**法颗粒硅项目。

尽管官方并未**披露,但多方消息证实,通过本次配售,高瓴资本已成功入**保利协鑫。高瓴出资约24.9亿港元,拿下本次一半配售新**,有望获得保利协鑫近4%的**权。

实际上,这并不是高瓴**次在光伏领域出手,其此前已先后认购5亿元硅料龙头通威**份、5.17亿元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份、158亿元光伏一体化龙头隆基**份。

那么,和158亿元拿下“光伏茅”隆基6%**份相比,仅以24.9亿港元的代价获得保利协鑫近4%的**权,高瓴的这笔生意岂不是赚翻了?

平心而论,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在综合能耗(电耗只是其中一方面)、成本方面与改良西门子法相比是有优势的,但当下的表现还不够明显。毕竟改良西门子法的成本是每年几十万吨量产的实际水平,而颗粒硅的成本和质量水平,还需要更大量更稳定的出货以及在下游硅片端的长期应用来验证。

成本,需要一个独立的、较大规模的项目、实现满负荷运行一段时间后再进行核算。质量,需要独立的客户提供大批量长期使用的数据来验证。当然,这些都需要时间,而投资需要赌**,否则等看到颗粒硅的真实水平,风口早就过了,想入**也不是这个价了。

有分析认为,从保利协鑫的规划产能来看,凭借成本优势,颗粒硅有望占据我国光伏硅料市场50%以上的份额。

“双碳”目标之下,光伏市场真的很大,颗粒硅不是“狼来了”,没有谁要革了谁的命,制造紧张对立的气氛并不可取。赛迪智库集成电路所新能源研究室主任江华告诉记者,有资金进入,对光伏行业当然是好事,但需要警惕所谓的替代概念。从目前来看,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可作为光伏硅料的重要补充,但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仍会占主导。

所以说,高瓴是不是捡了大便宜,现在还很难说得清楚。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有了资本的加持,颗粒硅大规模量产验证的资金有了保障,我们迈向“双碳”目标的脚步也会更轻快些。

正如协鑫集团董事长、全球太阳能理事会联席主席朱共山此前对《**电子报》记者所说:“在产业链各环节的共同努力下,光伏已经实现了平价上网甚至低价上网,我们有信心在‘十四五’末期将光伏度电成本降至0.1元至0.15元,**终推动太阳能替代煤炭。”

来源:**电子报

上一篇:来了!2022年1月这份时间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武威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